扬州长江泄洪道建高尔夫球场 政府越权审批

两家外资企业以“建设湿地生态旅游和体育休闲项目”为名,获取当地政府的越权审批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等相关部门的批复,在扬州的长江行洪区里,违规修建并经营起了两个合计面积达3160余亩的高尔夫球场

一夜之间,扬州市朴席镇党委书记许杨与其所辖行洪区内的高尔夫球场一起成了媒体关注的对象――面对媒体,其上级扬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总是把皮球踢给他。但对高尔夫球场项目的申报、审批,到建设、运营,他并不清楚:“这公司究竟是什么样的,我说不清楚,从来没见过老板,即使是项目经理,一年也见不着两次面,”2010年8月3日下午,许杨无奈地说。

许杨所说的公司,是“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其在扬州市朴席镇建设的这一高尔夫球场项目,名义上叫做“扬州东高生态湿地体育公园”。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扬州东高生态湿地体育公园”项目全部占地规模达3345亩。2010年6月9日,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总裁潘仲光在CLPGA温州国际锦标赛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说: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的扬州球场已经开业,即将在媒体面前亮相。

2010年8月,记者在调查该项目的同时,发现长江行洪道内还有另一个占地1160亩的高尔夫球场,该球场由扬州元立国际度假俱乐部有限公司开发建设,地处朴席镇旁边的瓜洲古镇,目前已正式营业。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调查发现,两个高尔夫球场的项目,均以“生态湿地旅游和体育休闲项目”获得了扬州市政府各有关部门的审批以及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批复。

7月31日上午,童,开着高尔夫球场的球车,统一穿着粉色的运动服装,头戴白色的高尔夫球帽。她们驾驶的高尔夫球车停在一幢三层小楼下。

一位球童回答:“再往前走不多远就是高尔夫球场,江这边全部都被圈起来了。”

据她们讲,该球场叫东方高尔夫球场,是一个18洞72杆国际标准型高尔夫球场,投资老板是台湾人。

“现在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主要是会所装修,大部分已经建好了,很快会正式营业的。”一位球童告诉记者。

记者提出坐她们的球车去高尔夫球场看看,她们答应带到大门口,但无法把记者带进球场。

于是,记者搭乘球车来到高尔夫球场的北边高地,与双桥村接壤。长长的高地与长江平行,大约高出长江水位5至10米,在高地与长江之间,便是扬州东高湿地生态体育公园有限公司建设开发的占地近2000亩的一期工程――东方高尔夫球场。

记者借口穿过球场去长江边上走走,门口的两位保安便拦住了记者,不让进入球场。

在与保安的攀谈中,保安人员再次确认了该球场是一位台湾老板投资两亿多修建的一个占地规模很大的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

“为什么不让你进去,你也知道,高尔夫球场是一个高消费的地方,投资很大,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打一场球四五百块钱。项目经理也严格要求不能随便让人进去,现在在里边打球的大都是老板的一些朋友。”一位保安告诉记者。

记者向保安询问长江堤内的湿地是不是圈进高尔夫球场,他告诉记者,“从旁边这坡地到长江水边,都是球场的。”

与保安和球童攀谈期间,记者注意到,当地一位村民骑着摩托车想进入球场,同样被保安阻拦在了门外。

村民告诉记者,在征地时,他们被告知,这大片地方投资修建湿地生态公园和一些体育休闲设施。百姓曾以为是开放式的健身项目,“现在开始有人反映,说政府和高尔夫公司打着建湿地生态公园的幌子,实际上是悄悄地搞高尔夫球场。他们现在不敢大张旗鼓地做广告,因为搞高尔夫是国家不允许的。”他说。

绕过高尔夫球场,有一条小道折向长江大堤,沿着小道步行至江边,记者发现,在长江水域与岸线之间,没有明显的护堤,只看见一片茂盛的芦苇和水草,呈缓坡状向上延伸,形成一块天然的行洪区。

从这里再绕行一个多小时,到长江润扬大桥下。跨过桥下一条人工河,便到了瓜洲镇,这里同样有个以“生态湿地”项目为名而建设的高尔夫球场。

瓜洲古镇上的润扬森林公园是当地人争相游玩的地方,是长江沿岸保存较好的湿地之一。而扬州国际元立度假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元立公司)开发的“生态湿地项目”就在该公园的西北角,相关注册资料显示,该项目共占地1160亩。

扬州元立公司开发的这个项目究竟是其申报的“生态湿地公园”,还是“高尔夫球场”?为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两次进入球场实地暗访。

7月31日中午,记者在当地一位三轮车师傅的向导下,来到“太阳岛”俱乐部门口。

门口保安把守森严,一位保安在大门口来回仔细查看各类出入人员。以游客身份要求进入球场看看的记者同样没有被允许进入。在大门内的小沙丘上,迎面有块写着“SUN GOLF”的醒目标志。

与保安的交谈中得知,这里也是一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我们已经开业有几个月了,每天都有人来打高尔夫。”

8月1日,星期六。记者再次穿过润扬森林公园,绕道球场的后边,趁球童们不注意翻入球场。

在球场内,记者花了两个多小时,才走遍了整个高尔夫球场。记者发现,球场内除了会所、草坪、水障碍、森林、沙丘等一个标准高尔夫球场组成部分之外,没有发现其他和“湿地生态旅游”项目有关的东西。

2004年1月,国务院发文明文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2006年12月,国土资源部和国家发改委又联合下发通知,将高尔夫球场项目列入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09年8月11日,国土资源部再次下发《关于严格建设用地管理,促进批而未用土地利用的通知》,严肃查处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新建高尔夫球场的用地项目。

2010年5月4日,国土资源部通报了安徽芜湖高尔夫违法用地案、浙江省安吉非法占地建设高尔夫球场案、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案。

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建勤在当日的通报新闻发布会上还特别提醒地方不要误读高尔夫政策,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政策没有发生变化,只要是违法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国家将坚决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8月3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东方高尔夫球场和太阳岛高尔夫球场,并公开身份提出对球场负责人的采访要求。

在东方高尔夫球场,保安队队长告诉记者:“公司已经规定,凡是媒体记者来采访,我们都拒绝。”记者要求与公司负责人通电话,但保安队长拒绝提供。

记者随后从政府有关部门众多批复和两家公司的工商资料中查到了一些线年朴席镇政府的工作报告中,曾提到“要加快发展生态休闲为主的旅游业,推进扬州东高湿地公园项目的建设”。

在仪征市政府网站,一篇2008年4月报道的文章中称:“扬州东高生态湿地体育公园有限公司在朴席镇拟投资2500万美元建设‘扬州东高生态湿地体育公园’,发展生态旅游、体育休闲和花木果品。”

记者从仪征市环保局获得的一份有关扬州东高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体育休闲综合项目”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申报(登记)表》记载,该公司的体育休闲综合项目占地面积为3450亩;从2006年11月到2056年11月,经营期限为五十年。

太阳岛高尔夫球场是由扬州元立国际度假俱乐部有限公司建设经营的。记者从扬州市工商局调阅该公司的工商资料发现,在其许可经营项目和一般经营项目中,均没发现该公司有高尔夫球场建设经营,而只有湿地生态园和高尔夫训练场的开发和运营;批准建设的土地达1160余亩。

据了解,按照国家征地审批权限,用地超过70公顷1000亩以上的,须报国务院审批。根据两家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很明显,两家公司的项目用地超过了地方政府审批的权限。

记者从扬州市发改委批复的《关于扬州东高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湿地生态旅游和体育休闲项目的核准意见》中看到,“同意英属维尔京群岛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在仪征市独资建设湿地生态旅游和体育休闲项目。”

“在国家明令禁止建设高尔夫球场的情况下,扬州东高湿地生态体育公园有限公司和扬州国际元立度假俱乐部有限公司能拿到政府有关部门所有的审批手续和长江委的批复,那只能说明他们打了‘擦边球’。”接受板说。

“严格禁令下,高尔夫球场变戏法生存的规则很多,诀窍也很简单,一是利用‘高尔夫练习场’与‘高尔夫球场’之间的概念差别,来打‘国家审批’的擦边球;二是像扬州元立和扬州东高这两家公司一样,以生态湿地或者体育休闲公园等为幌子,建设高尔夫球场。”上述老板说。

8月3日,记者就扬州市邗江区2009年2月6日批复的《关于扬州元立国际度假俱乐部有限公司新建扬州森林会所项目的核准意见》相关情况找到邗江区发改委投资科负责人吴连喜。

他告诉记者,这个文件的确是邗江区发改委批复的,但已经不记得具体内容了。记者问他有没有去现场了解扬州元立公司建设的具体是什么项目,他表示,只要该公司手续齐全并没有违反国家产业发展政策,就必须给企业批复。

8月5日,记者在查阅扬州东高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时,发现一份仪征市政府于2006年9月25日汇报给扬州工商局的《关于润扬湿地公园项目的有关情况说明》。在该文件中,仪征市政府关于该项目作的几点说明中,称该项目实施后不建设永久性建筑,保证不影响行洪、泄洪。

依据国务院有关禁止高尔夫球场建设经营的政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河道管理条例》等法规,这两个高尔夫项目不应获得地方相关水利部门和长江管理委员会的批准。

记者获得的一份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对扬州东高公司项目的批复文件,这份文件名为《关于扬州东高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湿地生态旅游和体育休闲项目涉河建设方案的批复》,只是同意“建设湿地生态旅游和体育休闲项目”,但同时亦提出“滩地上不得建设永久性建构筑物”。而记者在两个高尔夫球场看到,太阳岛高尔夫球场内的三层高的会所,以及东方高尔夫球场的圆形会所,钢结构建筑物已经建在了长江的行洪道内。

那么,地方政府和建设方,如何绕过这个批复,在修建湿地公园的同时,兴建高尔夫球场?

8月3日上午,记者来到扬州市水利局采访,办公室主任陈青海告诉记者,局里领导都已去南京开会了。于是主任黄永辉核实情况,但她也不愿接受记者采访而离开办公室。

朴席镇书记许杨向,去年9月份左右,水利部长江委曾经检查过扬州东高公司的项目,发现该公司修建的会所不符合长江河道管理的有关法律法规,曾责令其拆除。

“近些年,扬州市一直在致力于沿江经济和旅游资源的开发,早在2004年2月,时任扬州市市长的季建业就带领扬州市友好经济访问团,先后赴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进行过系列的招商引资活动。正是在此招商活动中,新加坡太阳岛俱乐部公司应邀参与了湿地生态公园的开发。”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政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记者查找工商资料获悉,太阳岛高尔夫球场的开发商扬州元立公司,是一家注册资本为800万美元的外商独资公司。其幕后老板为陈逢坤。

陈逢坤是新加坡有名的陈氏家族企业的老板,新加坡太阳群岛公司和新加坡国际元立集团便是其资本运作的平台,其在中国内地投资的太阳岛系列高尔夫球场项目遍布中国各个经济发达地区。

东方高尔夫球场项目的开发商扬州东高公司,一家注册资本为300万美元的外商独资公司,现在股东为在香港注册的香港东方高尔夫国际有限责任公司。

记者查找工商资料获悉,扬州东高公司在2006年设立时,其初始股东为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它是1999年12月15日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专业建设经营高尔夫球场的国际商业公司。2008年8月份,该集团公司将扬州东高项目的全部股权无偿转让给香港东方高尔夫国际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法人皆为潘仲光,其父亲潘广仁手握潘氏企业控股集团公司,是著名商人,潘仲光在潘氏企业负责全球高尔夫业务。

上世纪九十年代,潘氏企业就进入中国内地投资建设高尔夫球场,其旗下球场遍布中国各个经济发达的地区,目前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的连锁球场为16家,分布在厦门、北京、上海、青岛、烟台、温州、宁波、武汉、扬州、珠海、哈尔滨、大连等大中城市。

2007年10月3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商务部颁布了最新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高尔夫球场的建设和经营被列入明文禁止的行业。

此前,国家对外资进入高尔夫球场的投资经营也有明文的限制规定(参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20041号,2004年1月10日)。

“随着国民消费能力的提高,高尔夫球场丰厚的利润和巨大的产业价值,正吸引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而地方政府的政绩冲动,往往与资本集团一拍即合,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述扬州政界人士说。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