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0年代人孩童时期曾经玩过的游戏你是否还记得、是否有了解

随着经济社会和文化的不断发展,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络、电影电视和体育事业的飞速发展,现在人们的文娱生活也越来越丰富多彩,无论是大人还是孩童,同样都被手机而打开的大门所吸引,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各种资讯和游戏令人沉溺其中而难以自拔。

而与此同时,在60、70年代出生的人们如今已经迈入50至60岁的年龄段。他们在孩童时期究竟都玩过哪些游戏呢?这难免会勾起那一代人的回忆。在那个时期,由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还很落后,文化体育事业也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在60年代末才有极少数人家里有如今看来非常落后的电子管黑白电视机,在农村看一场露天电影,人们往往要步行到数里以外去赶场。虽然经济发展落后,物资贫乏,但是孩子们追求快乐的天性却未曾改变,很多人都通过自创的各种游戏度过了快乐的孩童时期。

铁环用于当时物质条件所限,主要来自于木制水桶外围的铁箍子,将废旧木桶的外围铸铁所制的铁箍子取下来,再用粗号铁丝弯制成一个前端为U形卡口、后端为耳形手柄的滚杆。玩耍时,先用手竖起铁环,再用滚杆前端的卡口扣入铁环,向前推动。跑的越快,铁环越稳当不容易倒掉。为了使铁环滚动时发出的特有声响更大、更悦耳,往往在铁环上再用粗号铁丝拧上几个小圆环。

弹弓是男孩子最喜欢玩耍的一种器具。弹弓原理和构造和现在人们玩的弹弓基本差异不大,区别主要是制作材料和制作精细度的差别。由于原材料匮乏,那个时期的弹弓弓架主要用砍下来的Y形树杈制作,也有用粗铁丝弯制而成,那就算比较高级的了。而皮筋的制作材料也不容易获得,主要是医疗橡胶扎管或弹性较好的废旧车胎。弹丸兜则是用长方形粗布片两边剪空而成,高级一点的则用补鞋的皮角料制作。弹弓做好后,男孩子们喜欢用来射击鸟类或者其他目标,比赛看谁射的准。

跳皮筋是女孩子们最爱玩的游戏之一。皮筋是用橡胶制成的有弹性的细绳,长3米左右,皮筋被牵直固定之后,即可来回踏跳。可三人至五人一起玩,亦可分两组比赛,边跳边唱非常有趣。先由俩人各拿一端把皮筋抻长,其他人轮流跳,按规定动作,完成者为胜,中途跳错或没钩好皮筋时,就换另一人跳。在跳皮筋的同时,孩子们一齐唱着富有节奏感和韵律的歌谣,主要有“小皮球架脚踢,马兰花开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 四八四九 五十一 五五六 五五七 五八五九六十一 六五六 六五七 六八六九七十一 七五六 七五七 七八七九八十一 八五六 八五七 八八八九九十一 九五六 九五七 九八九九一百一”等。

男孩子们在下课后喜欢拍四角玩。四角是用废旧课本折成的小正方形纸块,有正反之分。是两人胜负游戏,玩的时候,先由两人剪刀锤子布决出先后顺序,输者将自己折好的一个四角扔到地上,再由胜者用力将自己手里的四角向地上对方的四角摔去,不论是将其砸翻到另一面,还是掀翻到另一面,则获得胜利,赢得了对方这个四角。否则,改由另一方拍摔四角,依次轮流。最后看谁手里赢取的四角多,多者获胜,而获胜者会感到非常自豪。

这是一个多人参加的游戏。游戏开始时前先分角色,即一人当母鸡,一人当老鹰,其余的当小鸡。小鸡依次在母鸡后牵着衣襟排成一队,老鹰站在母鸡对面,做捉小鸡姿势。游戏开始时,老鹰叫着扑向鸡群。母鸡身后的小鸡们做惊恐状,母鸡张开连只胳臂,极力保护身后的小鸡。老鹰再叫着转着圈去捉小鸡,众小鸡则在母鸡身后左躲右闪。为防止老鹰的捕捉,母鸡可以左右移动,同时母鸡身后的小鸡们也随着以相同方向来移动。万一老鹰突破了母鸡的防线,抓住了最后面的小鸡后,就算是老鹰赢了,游戏结束,重新选出老鹰或母鸡后再度开始新游戏。

游戏时,先把人分成两队,每队人数相同。双方先各派出一个代表通过石头剪子布分出胜负,输的一方当驴,赢的一方骑驴。输的一方还有一个人当立柱,当柱子的人一般靠墙或靠树站着。驴方排成一队,猫着腰,把头藏到前一个人的胯下,后面的人也同样依次抱着前面人的双腿,用人体做成一个大鞍马。骑驴方一个挨一个的往上跳,骑上去就行,但必须每个人都能骑上去,且不会因己方原因掉下来。然后第一个骑上去的人跟立柱再石头剪子布,输了当驴,赢了骑驴。骑上去的人就不能再向前移动,这样前面的人落的太靠后,后面的人可能就没地儿骑了,就容易掉下来而输掉。除了要有足够的空间让所有人都上去之外,还要尽量把重量集中在一个比较瘦小的人身上,这样就可能把他压塌,压塌了驴方就输了,就要重来。

骑马打仗是一种对抗性和战斗性比较激烈的游戏。一般都是一群男孩子一起玩,大家按照人数等分为两方,个子大的和力气大的一般都做战马,背着身材敏捷的孩子。骑在背上的孩子相互拽扯,只要被从马背上拉下即算输。战斗的目的是要把对方的人从马上拉下来,或使对方连人带马一起摔倒。这个游戏一般在平坦的沙地上进行,否则,摔倒后太疼,容易受伤。

玩法较多。弹球有不同材质,最高档的是玻璃的,中间有彩色图案,中档的是轴承钢珠,最低档的是泥巴搓的,玩法基本雷同。常见玩法是两人互相对局,右手轻握玻璃球,用大拇指使劲前挑,弹出手中的玻璃球,击中前方另一人的玻璃球为胜。如果未能击中,则换由另一方击球,直至有一方击中取胜为止,而胜者则赢得这枚被击中的玻璃球。还有种玩法是,在地上摁1—5个小洞,然后从起点将玻璃球滚向指定洞内,以最先完成规定洞数者赢。

陀螺用粗细不等的干木削成,上圆下尖,高约10厘米左右。为了避免陀螺在高速旋转时底部磨损和增加其稳定性,一般在底部嵌入一颗轴承钢珠。抽打陀螺的鞭子梢部一般用农机马达废旧传送带上拆下的帘线或者马车废弃轮胎上的帘线做成,这样抽打起来噼啪声响很大。抽打时,先用鞭绳在陀螺上缠上数圈,用手扶住放到地上,然后迅速抽回鞭子,利用鞭绳的力量带动陀螺旋转起来,然后再用鞭子抽打陀螺,使其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主要看谁的陀螺转的时间长。

是男孩子们玩的一种游戏。梭用细木头削成,两头尖中间粗,长约10至15厘米左右,形状近似于旧时候木制手工织布机上用的梭子。游戏时,先把参加打梭的小伙伴们分成两组,自由组合,人数均等。之后,双方各选出一个代表,以剪刀、锤子、布决定胜负,胜的一方先打。在打梭前,要在地上先划定一个圈,把梭放在里面。先打的人在圈内用木棍或木板敲打梭的一头,待梭弹蹦起来后,再用力向外击梭,被击打出去的梭如被对方的人到远处用帽子接中则为输。如未能接中,则需把梭捡起,扔回圈内。如果不能把梭扔进圈内且又被打梭者再次击到远处,则游戏继续进行。否则,双方互换进行打梭和接梭。

斗鸡游戏是小孩子们在冬天的一种游戏,这种游戏能在冬天里暖和身子,而且因为冬天穿着较厚,在游戏过程中发生的碰撞也不会疼痛。游戏时,一条腿向前拐着,可用手搬住,双方人用单脚一蹦一跳地向对方靠拢,并用那条拐着的腿互相碰撞,被撞得失去平衡,拐着的腿放下来了或者摔倒在地者为输。

沙包是用碎布及针线缝成,内装细沙、玉米粒或豆类等。丢沙包是种多人游戏,游戏时由两人分别站在两头丢沙包,其余的人就在中间躲来躲去。一般采取淘汰制,中间的人若被沙包击中就得充当“投手”,如果用手直接抓住了丢过来的沙包则要加上一次“生存机会”,游戏继续。

两人或多人游戏。游戏时,俩人蹲在地上,一方先把三颗或多颗石子一把丢开,然后拿起其中一颗石子向上抛,趁向上抛的石子未落到地面之前,迅速抓起地面上第二颗石子,再来接住刚才向上抛的石子。依次类推,抓起第三颗石子。如果三颗石子同时接住,再同时往上抛,此时手掌迅速翻过来,使三颗石子落于手背上;然后再往上抛,若能接住三颗石子,即游戏成功。如果抛起的石子没接住,或者桌面上的石子没抓起,就结束游戏,该对方开始。也有用杏核或者羊拐骨代替石子。

毽子的制作很简单,只需用一小块布,包上一枚铜钱和一小截下端剪成十字形开口的鹅毛管子,用针线缝牢,成为底座;再在未剪开的鹅毛管子上端里,插上七八根鸡毛就做成了。鸡毛最好是雄鸡的,又长又好看,也好踢些。很多人小时候为了拔公鸡毛做毽子,把公鸡追得满院子跑。毽子踢法花样较多,但都以持续性长、毽子落地晚为胜。现在毽子都有成品卖,而且已经发展为健身运动项目,公园里经常有成年人围在一起踢毽子。

跳山羊玩法较简单。有两种玩法,分为多人跳一个山羊和一人跳多个山羊。游戏时充当山羊的人要弯下腰,跳的人助跑一段后,撑住“山羊”的背,双腿分开从“山羊”身上越过。

玩时两人相对,将一根细绳或粗线两头接在一起,成为一个线圈。先由一方起头,把线圈绷挑在十个指头上,组成一个线条图形,再由对方用十指通过“勾”、“挑”、“分”、“翻”等技巧动作,绷挑在自己的指头上,同样要组成某种图形。两人交替翻挑,变幻出“两条面”、“马槽”、“电线杆”“降落伞”等多种图形。如果一个人某步挑绳失误,就可能在换手间翻出一团乱绳,游戏失败。

随着时间的逝去和社会的发展,以上有些游戏已经慢慢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去,玩的的人愈来愈少甚或无人再玩,有些游戏虽然有所继承和发展,但是玩的人数也无法和当时的那种情况相比。这也正常,毕竟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新旧更替才符合发展的规律。但是无论如何,这些旧时游戏在60、70年代出生的人心中还会留下难忘的回忆,而新时代特别是80、9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可能很少或者没有玩过这些游戏,而了解到这些很多年前的人们孩童时期玩的游戏项目,才会更加感受到时代的巨大变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